当前位置: > 质感生活
孔子是怎样炼成的(孔子“苦练”的一生)-易百科
2022-12-01 09:00:01
Mars
110
来源:史飞翔


孔子是怎样炼成的?在我的心目中孔子是人不是神。他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、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,也不是那个“德配天地、道冠古今”的“大成至圣文宣王先师”。相反,他是一个可爱的、活泼泼的、充满着七情六欲,也充满着智慧和温情的人。

孔子是一个孤独、敏感,且主体意识非常强的人。话说,有一年秋天。连日阴雨,河水暴涨。这天,天突然放晴。在教室里郁闷了半个多月的弟子们邀请孔子外出郊游,孔子欣然应允。

大雨初晴,山野苍翠。阳光灿烂,鸟儿欢唱。孔子和弟子们一路诵诗操琴不觉中来到了自己的出生地尼山。在学生们的簇拥下孔子登上了最高处。站在高处往下一看,只见滔滔河水滚滚东去……凝望着这奔流不息的河水,孔子突然间一阵伤感。想想光阴如流水一去永不复返,自己此时也已年近半百,而事业无成,不由得感叹万千,禁不住随口吟出: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……”

“老师,您在说什么呀?”子路问

站在一旁的颜回说:“老师这是在感叹人生苦短而怀才不遇呀。”

孔子听了叹道:“知我者,回也。”

子在川上曰: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。这句千古名言就这样诞生了。它是孔子观河之后的触景生情、是感物伤怀。与“登高观河”有异曲同工之妙的还有一次——“幽谷吟兰”。

“幽谷吟兰”发生在孔子周游列国而返鲁的公元前484年。这一年孔子六十八岁。十四年,光阴似箭,年华如水。走时尚值壮年,今已白发须须。唉!人生苦短,譬若朝露。

站在一块开阔的山地前,孔子遥望着祖国的大好河山,想想自己离开故土十四年,颠簸流离,四处碰壁,逃来躲去,“累累若丧家之犬”,空怀抱负而一筹莫展。唉,这到底是为什么啊?人生怎这么艰难?想到此,他不禁心如刀割,泪水滚滚而出。

这时一阵山风刮来,孔子忽然闻到一股幽香。这荒山野谷怎么会有香气传来,孔子想去看个究竟。

“你们闻到香气了吗?”孔子问众弟子。

颜回、子路吸了吸鼻子说:“是。”

于是,孔子一行便顺着香气转进一道幽谷。香气愈加浓郁。再往深处走,又闻潺潺流水声。一条清澈的小溪映入眼帘。溪边生长着各色杂草,香气就是从这些杂草中发出的。于是孔子弯腰走了进去。

啊,是兰花!只见一株株兰花长在杂草丛生之中。孔子折了一枝,放到鼻底嗅了嗅,好香啊,兰花如此高雅,为何却生长在这荒山幽谷之中,而不被人发现?如此清馥的芳菲之王,竟与那些杂草混长在一起,白白地葬送了它的美丽、芬芳。“唉,生不逢时,生不逢时啊!花草尚如此,何况人乎?”孔子又一次感悟道。感慨之余孔子即兴作了一首《猗兰操》。只见他一边操琴一边吟唱,歌声哀怨而又凄凉,直听得颜回、曾参等一帮弟子泪水汩汩。想想,一个六十八岁的老人在感叹自己的一生。那真是一种巨大而又难言的悲怆。与“春风得意马蹄疾”相比,我更相信孔子的一生是“苦练”的一生。

孔子的一生是波澜壮阔的一生,同时也是悲凉哀婉的一生。无论是“登高观河”,还是“幽谷吟兰”无一不表明孔子是一个有着强烈主体意识的,异常敏感,且天生有着很好悟性的人。他触景生情,睹物伤怀,进而能够联系人生而有所感悟。反思孔子的一生,对于我们正确认识和把握当下人生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。

作者简介:

史飞翔,陕西乾县人。文化学者、作家,文艺评论家。中国作协会员、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。陕西省社科院特聘研究员、咸阳师范学院兼职教授。宝鸡文理学院陕西文学研究所研究员。陕西省首批重点扶持的一百名青年文学艺术家。陕西省“百优人才”。陕西省“双百人才”。陕西省散文学会副会长、陕西省传记文学学会副会长、陕西省吴宓研究会副会长、陕西省散文学会文艺评论委员会主任、西安市高新区作家协会副主席。已出版畅销书《民国大先生》《追影:真名士自风流》《历史的面孔》等16部。



本文关键词: 孔子是怎样炼成的
本文标签: